要闻
“一条虫”如何变成“产业龙”?
时间:[2022-05-23]  作者:[邹德祥 杨明泽]  来源:[鄂东晚报]


       “一条虫”如何变成“产业龙”?
     ——英山桑蚕产业“破茧重生”做大谋强观察

    记者邹德祥   通讯员杨明泽
    英山种桑养蚕历史悠久,“蚕吐丝”是英山“三宝”之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桑蚕茧和丝绸纺织业,一度成为英山县的主导产业。然而,受各种因素影响,这个昔日“满地是金”的优势产业曾被桑农视为“鸡肋”,数次陷入种与挖的尴尬境地。
    5月6日,记者走进昔日的桑蚕大县英山县,位于该县石头咀镇周畈村一品桑桑果基地上,游客近距离接触种植采摘,体验蚕桑文化。
    英山桑蚕产业曾有过辉煌,也经历过挫折和困境。新形势下,这个县的桑蚕产业如何“破茧重生”做大做强做优,从 “一条虫”变成“产业龙”呢?

    惜:“一条虫”,从高处跌落低谷
   “抬头桑遮目,走路桑绊脚”。这是流传于英山桑蚕鼎盛时期的一句老民谚。
    上世纪80年代,英山县种桑面积曾高达13万亩,年干茧产量达750万公斤,农村几乎家家养蚕。
    曾有歌谣为证:“大别山上两条龙,乡村百里沐春风,青龙能让村村富,白龙治了万家穷!”英山县药茧办主任胡诚回忆时说道。
    彼时,孔家坊乡四顾墩村建起万亩桑园,成为全国科技扶贫学习的典型。妇女养蚕模范尹木兰通过养蚕创万元户轰动全国。湖北省委下派英山第一任科技副县长、省农科院钟召基研究员推广的桑苗孕育,桑枝扦插,桑园立体间作,小蚕共育饲养,大蚕地面育,塑料簇、纸质方格簇取代草笼簇的技术,为提高茧质,实现缫丝工业提档升级做了有益的探索。《人民日报》还浓墨重彩的报道了英山“五当经验”(当年栽桑,当年养蚕,当年间作育苗,当年亩产茧过百斤,当年亩产值过千元),迅速在全国传播发酵。


    这段“桑蚕风云史”的亲历者、时任英山县红山茧站副站长的汪龙溪告诉记者,当时桑蚕是当之无愧的主导产业,茶叶产业那时候还是“支流”“配角”。
    全民栽桑,虽然扩大了种植规模,巩固了桑蚕的主导产业地位,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家家户户养蚕,就无法保障质量,以次充优的现象时有发生,一定程度上也带来了产品质量隐患。
    桑蚕业如火如荼之际,正值英山丝绸工业鼎盛时期。英山缫丝厂、英山丝绸厂、英山绢纺厂、英山丝织厂、英山特种绸厂、英山丝棉制品厂、英山丝绸服饰公司等工业企业林立。大量丝绸工业企业扎堆生产,需要源源不断的原材料,但当地桑树种植规模远远不够,大量的原材料需要从外地购入。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一些地方政府出现财政赤字,国有企业也出现了倒闭潮。作为山区县的英山县也饱受煎熬,地方财政亏空,企业税负加重,经营负债累累,发展后劲不足。
    英山丝绸工业普遍陷入困境,企业纷纷倒闭破产。湖北英山一丝绸企业负责人说,当时与英山县茧丝绸总公司规模不相上下的江苏海安茧丝绸公司,面对丝绸行业发生的巨变,没有走破产清算的路子,破釜沉舟实行企业改制和技改,一跃成了现在年产值过50亿元的江苏鑫源集团。
    丝绸工业一蹶不振,丝绸加工企业几乎“全军覆没”。树倒猢狲散,农民手里的蚕茧只有贱卖,于是开始挖桑毁园。
    从种桑养蚕到挖桑毁园,根源是“垮”在工业上。失去了丝绸工业的有力支撑,桑农无所适从,陷入迷茫。大片土地荒芜,踌躇之时,英山茶叶种植开始悄然兴起。
    至此,“一条虫”从高处跌落低谷。英山桑蚕产业行将告别一个风云时代。
   
     盼:“四旁桑”,把现实照进未来
    英山桑蚕产业的“风云时代”并未彻底终结。
    2000年春,英山国有丝绸企业基本上都处于濒临停产、倒闭状态,在茧丝绸行业打拼多年的汪龙溪毅然离开了国有企业,打破了铁饭碗开始自主创业,他创办英山第一家民营企业湖北梦丝家绿色保健制品有限公司。从商标注册、公司搭建、选择厂址、招聘人员,从零起步;6万块钱,6个员工,6台机械,116平米的私人住宅,开始了“梦丝家”的创业之旅。  
    彼时的汪龙溪扮演了“救局者”,用他的话说“当时为了争一口气,拯救丝绸行业于危难。”
    短短三年时间,小小的“梦丝家”从创业当年纳税5万元起步,一跃成为私营企业里年纳税50万元的排头兵。2007年,梦丝家主导产品梦丝家牌蚕丝被荣获“中国名牌产品”称号。
     继“梦丝家”之后,“雍华”“怡莲”等本土企业崭露头角,英山丝绸工业一度出现曙光,出现了“三驾马车”闯市场。


    但问题接踵而来。“梦丝家”创办之时,英山桑园种植面积锐减,原材料严重短缺,企业只有辗转各地进购原材料。“买全国”成了企业不得不面对的尴尬,失去了定价权和话语权,“梦丝家”等英山丝绸加工企业逐渐丧失市场竞争优势。
    蚕桑丝织历史悠远,是备受推崇的文化标识。蚕桑丝绸产业传统的发展模式是“种桑养蚕”,一件件华美炫丽的蚕丝制品,成为连接丝绸之路的重要纽带。英山县森林覆盖率超过70%,每年优良空气天数达到360天,近几年叫响了“中国好空气,英山森呼吸”的旅游品牌,着力建设华中休闲度假胜地。绝佳的地理条件和自然资源禀赋,非常适合发展种植大面积桑园,但挖桑毁园却让英山桑蚕产业陷入绝境。没有充足原材料的供应,发展桑蚕产业是纸上谈兵。
    英山县药茧办副主任肖宝江接受采访时说,与茶林果等经济作物相比较,桑树全身都是宝,综合利用价值高;桑树在水土保持、防沙护林方面作用显著,生态环保价值高;桑树成片种植是一道靓丽的景观,与农文旅产业深度融合,还能发挥产业边际效应。
    汪龙溪称,挖桑毁园不可取,挖茶栽桑也不现实。他建议把英山桑蚕产业定位为“林业四旁桑”,即不争抢茶树、林果树木的“地盘”,选择在土壤肥沃的屋旁、地旁、田旁、路旁种植桑树,国家实施一定的补贴,把桑树既作为田间经济作物,也作为森林绿化树木。
   “四旁桑”模式,能否把现实照进未来?我们拭目以待。


    叹 :“一条龙”,将单音奏成和弦
    英山县药茧办主任胡诚跟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的鲜茧30元一斤,一张蚕籽能产70斤鲜茧.一亩地可以养3到4张蚕籽,创收六七千元。一张蚕籽可以产成25斤干茧,制成9斤蚕丝,如果制成蚕丝被价值高达六七千元。可以预见,桑蚕产业的兴盛和崛起,将再一次带活地方经济。
    5月1日,湖北一品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彭善超见到记者时,娴熟地冲泡自己研发的桑叶茶。桑叶茶清香甘甜。“你现在喝的桑叶茶是我永久的财富。”彭善超说,他十年如一日将种桑基业发扬光大,走出了一条“种桑养人”的健康之道,有别于之前“种桑养蚕”的传统农业。
    英山桑蚕产业如何重拾昔日辉煌呢?英山几十万棵桑树,怎么办?该企业依托大别山区丰富的蚕桑资源特色优势和西河十八湾美丽周畈的乡村旅游资源,打造600余亩高品质桑果园,每年一度的一品桑桑果采摘节已成为英山重要的农业旅游节庆活动。湖北一品桑联手国内多所知名科研院所,聘请业内权威专家组建技术攻关核心团队,成立蚕桑资源研究院,形成了核心技术领先优势。除了加工生产销售丝绸制品,还通过深加工将果桑制成桑叶茶、桑葚果酱、桑葚酒等产品,不断延伸产业链,增加产品附加值,在市场上颇受欢迎。


    胡诚对此给予肯定,他认为英山是康养胜地,结合康养大趋势发展桑蚕茧丝绸文旅业态,未来大有可为。
    时间回溯到2006年,商务部启动“东桑西移”战略,蚕桑业主产区逐步向西转移,西部多省借此东风迅速壮大,国家专项资金也向西部省份倾斜,湖北桑蚕产业逐渐陷入“边缘化”境地。
    桑蚕产业链是一个“长尾巴”,对相关联产业的拉动性很强。发展桑蚕产业对助推乡村振兴也意义深远,但现实的情形是,湖北省以英山为代表的桑蚕产业未得到国家政策资金的倾斜与重视。
    英山一家丝绸公司2019年斥资100多万元建设丝绸博物馆,而同等规模的四川南充依格尔纺织品公司建造的中国绸都博物馆,国家省市投入专项资金2000多万元。2021年,湖北一品桑公司自筹资金30余万元建了1000多平方米的养蚕大棚,而与湖北毗邻的安徽省金寨、岳西、霍山等地,面积达到20亩以上的养蚕大棚,均由政府通过农业项目出资建设。广西丝绸工业园联合金融机构,对入园企业提供设备改造升级、收购蚕茧等方面的资金扶持;浙江省万事达、达利等企业启动品牌建设时,开一家专卖店,都能享受到地方政府的奖补政策。


    重振一个产业需要假以时日,政府应主导产业发展方向,要有“舍得”的心态和“等得起”的姿态,在政策、资金方面给予大力倾斜和支持,着力孵化、培育一批龙头企业,以“龙头带动龙身,龙身带动龙尾”,牵一发而动全身,促进和带动整个行业的繁荣与发展。同时,传统蚕桑产业链要“多条腿走路”,向文化旅游、食品工业、医疗保健、环境保护等领域延伸,构建多元化、多层次的现代蚕桑产业链。
    5月6日,英山一家丝绸制品企业在武汉建立营销中心,让黄冈大别山区的蚕桑丝绸基地优势通过文化、品牌和营销实施“走出去”战略,有力提升了黄冈大别山山区蚕桑丝绸产业竞争力。与此同时,湖北一品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充分发挥其桑园的桑旅融合优势,通过桑果直播节升级桑果采摘节,创新探索以市场需求端决定产品供给端的“反向”销售模式,一是让线上观众加深体验,产生消费需求;二是将鲜桑葚采摘、储存、冷链运输、线下配送结合起来,当日英山基地采摘,晚上送达武汉消费者家里。


    英山桑蚕产业要“破茧重生”做大谋强,政策要支持,资金要到位,基地要建设,人才要配足,品牌要塑造,三产要融合。胡诚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说。
   

全部0
赞1
写评论
返回顶部
鄂东晚报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0713-8677777 / edwb@163.com
技术支撑:湖北同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广告合作
关于我们
活动直播